這一切也不過就是這樣的自然
離開房間往樓下走去
他走進了位於巷子轉角的7-eleven

「叮咚」

在這深夜的夜晚
店員似乎也偷懶了起來
望著無人的便利超商
毫無目標地往冰櫃的方向走去

雖然是平凡不過的啤酒
但是種類之多卻也讓他思考了一番

「台啤、海尼根還是Suntory好呢?」

對於一個想要藉酒消愁的人來說
只要能讓他”沈醉”,暫時麻痺自己的心靈
其他的種種,似乎也不再重要

隨便選了一罐「Suntory」的水果調酒
也是因為自己酒量不好的關係
不敢喝太高pa數的烈酒
雖然烈酒會更會讓自己沈醉
但在選擇之時,還是峱了一下

走出了seven大門
逕自上樓走向那孤獨的套房
那令他悲傷不已
只能自己獨自療傷的小套房

果然,一個酒量差的人還是不適合喝酒的
更何況是在這種心情鬱悶的情況下
沈醉的速度比自己想像的還來的快
不過這也或許可以達成他最初的目的
「藉酒消愁」吧!

喝下小小的第一口
很快地就感受到皮膚的溫度上升
心跳也噗通噗通的加速
「這就是所謂的頭痛欲裂囉?!」

此時此刻,他的心情與心跳的速度成反比
down到一個低落的程度
並非是喝酒所能夠解脫的境界

想著想著,想起自己單戀的她
想起一起相處的日子
竟也不爭氣的留下男兒淚來

明明知道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只因為她早已有了心上人
但仍是跌入了這無止盡的深淵
但愛到卡慘死
自己又能如何呢!

當我想起你 有一種絕望的灰心
總會讓街頭某個相似背影 惹得忍不住傷心
當我又想起你 是我躲避不及的原因
總以為可以否定你的愛情 卻在不成眠的夜 我又想起你

當我想起你,在這孤單的夜晚
當我想起你,我想我會慢慢學習
學習如何忘記你
儘管這是有多麼的不容易